易heart一

林深时见鹿

Go to author page for more works

顾念成言:

&大约是宋朝【?




&不要上升蒸煮辣










茂密山林,鸟儿啾啾,阳光透过层层树叶,在铺满落叶的草地投下斑驳光影,大抵因还是清晨,雾气没来得及散去,倒显得林子带了股子仙气儿。


 


“咦,怎么好像前面有什么声音啊?”约莫五六岁的小小少年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疑惑往前去。


 


“呦~呦~呦~”声音一阵一阵的,听起来让人心疼。


 


“原来是只小鹿啊。”小小少年眼里满是欢喜,走近才发现小鹿的脚被捕兽夹夹住了,可惜自己力气太小。


 


“小鹿啊小鹿,你等着我啊,我去喊爷爷来,爷爷力气大。”说完就颠颠的往回跑,生怕误了时辰。


 


小鹿好像听懂了一般,也不叫了,只是望着小小少年离开的身影。


 


“爷爷,爷爷,你快点儿,小鹿受伤了呢。”小小少年拉着爷爷的手往前拽。


 


“好好好,爷爷这不是在走呢。”看着孙子在前面着急的样子,爷爷倒是很好奇他发现的是只什么样的小鹿。


 


“爷爷,快点儿救救小鹿,你看小鹿多可怜啊。”


 


“乖孙儿,这小鹿的模样可真讨人喜欢啊。”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掰开夹住鹿腿的夹子。


 


毛色润泽,白色斑点均匀的分布在皮毛上,鹿角还没完全成型,因为受伤了的关系,跪坐在地上,爷爷刚看到小鹿时就惊叹,这般的气质,怕是哪路神仙家的,走得越近,心里的惊叹便越多,等到真正走近,心里的惊叹只化成一句叹息,这辈子能见到如此这般神物,怕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


 


“爷爷,我来帮小鹿治伤吧。”一双肉肉的小手从药筐子里拿出草药,捡了一个石头,一下一下的锤着,眼睛紧紧盯着药,直到锤成药渣,才小心翼翼的敷在小鹿的腿上,用布条绑好。


 


“看来我的乖孙儿比爷爷还厉害喽。”爷爷捋着胡子笑着说。


 


“小鹿小鹿,不知道你叫什么呀,你这么讨人喜欢,就叫阿喜好不好?”


 


小鹿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蛋。


 


“爷爷,你看,小鹿有名字了,小鹿肯定喜欢我给他取的名字。”


 


“哈哈哈,这小鹿也喜欢我们家小凯呢。”


 


“真的吗?小鹿。小鹿,我是小凯,我们做朋友吧。”说着还亲昵的搂住了小鹿的脖子。


 


小鹿欢快的叫了两声,好像在说好呀。


 


“爷爷,小鹿的脚会好起来吗?”拉住爷爷的大手,刚刚还高兴的小凯这会儿就愁了。


 


还没等爷爷说什么,小鹿就自己挣扎着慢慢起来了,摇摇晃晃的。


 


小凯赶忙过去抱住小鹿,生怕摔了,眼神里都是心疼。


 


舔了舔小小少年抱住自己的手,小鹿就挣开怀抱,用脑袋拱了拱他的手。


 


小凯从旁边折了一些嫩树枝,递到小鹿的嘴边,摸摸它的头。


 


“阿喜,你要吃这个吗?”


 


小鹿抬起头,湿漉漉的眼睛好像一汪湖泊,让人迷失在其中。


 


 


 


“大哥,不知今日会捕到啥物啊?


 


“这林子野物多,还怕捕不到,要没有,大哥亲自给你猎去。”


 


 


 


耳尖的小凯,赶紧向爷爷求助。


 


“爷爷,爷爷,怎么办啊,捕猎的大叔要来了?”


 


“小凯,不要怕。”爷爷摸摸孙儿的头,“小鹿啊,猎人要来了,赶紧走。”


 


小鹿好像听懂了爷爷的话,在爷孙两人的身上蹭了蹭,就往林子深处走去。


 


步步回头,眼神里有不舍,坚定,感激。只是他不知道这一别,竟是这么多年,才再见。


 


被唤作阿喜的小鹿,在这林子已是生活了二百多年,到了今天才堪堪化成人形,因为太欣喜才大意踩上捕兽夹,虚弱的小鹿哪里还有力气,光是画成人形就几乎花去所有的精力,心里担心得不知道怎么办,好在有个小小少年救了他。那小小少年好看得紧呢,小脑袋长得像林子里常吃的红果子,眼睛也好像会说话一般。


 


等到阿喜养好伤,化成人形,再来寻那小小少年和爷爷,人间已是满目疮痍。


 


眼里的喜悦被风吹得一点一点消散,散落在荒凉的废墟之上。


 


不知站了多久,提脚往前走去。


 


我会找到你的,无论如何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*


再见时,他是将军,可他却成了敌军的谋士。


 


两方相对,三军战士蓄势待发。


 


要怎么让他知道自己就是当初被救的阿喜呢?主动跟他讲,可他会相信吗?


 


可还没等他做什么,两军就开战了。


 


刀光剑影,只见王将军疏忽之间,对方的枪往他腹间刺去,阿喜想也没想,飞扑过去,挡住那一枪。


 


“唔···” 


 


好像有点疼啊,多想让你再给我上一次药,可是好像没机会了呢。


 


“小凯···”张了张嘴,可没人听清他说了什么。


 


阿喜伸到半空的手终究是没了力气。


 


王将军愣了,这人,不是敌军的谋士吗?为什么会救自己?


 


持枪的人直接就懵了,怎么回事?易先生是奸细?所以自己到底要杀谁?


 


这场对战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

 


王将军把人带回了营帐,召来军医。军医束手无策。


 


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


 


“我说了,你会信吗?”阿喜的脸色苍白,几乎透明。


 


“这要看你说的话是否值得让人相信。”


 


阿喜虚弱的笑了笑,嘴角的梨涡让人移不开眼。


 


让王俊凯瞬间有些失神,不知为何,居然让他想起小时候救过的那只小鹿,不知后来它怎么样了?


 


看着眼前的人陷入回忆,阿喜没有再说话。你看,我们又见面了,和上次一样,只是这次是为了你,大概是没有机会再见了。


 


到最后,阿喜依然是没说,说与不说,到底不在于自己。


 


王将军就这样让人生生消失在防守牢固的军营里,若不是纸筏上‘后会无期’,几乎觉得这只是一场梦。


 


收到托答的信,王将军很意外,毕竟两军将领向来是对立的立场,见面该是战场,而不是这么平静的聊天。


 


“他一直在找一个人,好像找了很久,每次他跟我讲起来的时候,怎么说呢,又开心又难过,那日,他特别激动的告诉我,好像找到救他的人了,随即又露出懊恼的神情,自己在那言语,【那我要怎么告诉他呢?要是不相信我怎么办?】,认识他这么久,第一次见他这么情绪反复,当然我知道他还是高兴的,我跟他讲【去问他不就知道了?】可是他居然像小孩子一样,天真的看着我,【那我要怎么问啊?万一不是他呢?】,可是自己又马上反驳,【不对不对,肯定是他,不会错】”


 


“为什么跟我讲这些?”


 


“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被那傻小子传染了。”


 


“这可真不像你。”


 


“是啊,不过有些话还是想说出来,其实,无论是与不是,也不重要了吧。哦,对了,他说他寻的那人叫小凯,小时救了他一命。”说完这话,托答便起身回去。


 


“等等。”顿了一下“他,我是说他叫什么?有没有什么···小名?”


 


“阿喜,讨人喜欢的喜。”托答头也没回,“他说这是他恩人给他取得。”


 


 


【“小鹿小鹿,不知道你叫什么呀,你这么讨人喜欢,叫阿喜好不好?”】


 


 


“阿喜,阿喜,是阿喜。”那人原来竟是阿喜,可是你去哪儿了呢?


 


后来,王将军终是败了,当日即于城楼上殉国,死时手里拽着一纸信筏,握得极紧,无人知晓上面写了什么。只当是忠君爱国之人,到底是好好安葬了。


 


有生之年,能见已是我幸,尽微薄之力,更是万幸,愿你长生无忧。


 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


我的错,现在才更


这篇文大改, 讲真,我不喜欢虐,本来是长篇的,只是卡住了,脑洞还在,以后应该会写出来吧,如果不喜欢这个虐的结局,可以到时再看现代的那篇,其实并没有什么联系【我自己滚


如果有什么问题,请告诉我哦



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易heart一顾念成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Go to author page for more works